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柒阅读 > 历史 > 阉党奸佞 > 第37章 万人敌发威

阉党奸佞 第37章 万人敌发威

作者:铁血坦克兵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4-04 13:33:09 来源:幻月

包衣们进入百步之内,明军的佛朗机和斑鸠铳纷纷开火,粗制滥造的木盾根本就无法挡住这些火器的射击,无论是被佛朗机还是被斑鸠铳击中,盾牌立即被击穿,弹丸穿透了盾牌,打在包衣阿哈身上,无情的穿透了人体,又击中后面的盾牌,再击穿人体。

有些被弹丸击中的盾牌直接就化为无数碎片,好像弹片一样扫射周围的包衣。

家丁和军官们抛射来的轻箭,也对这些包衣阿哈构成了致命的威胁,一轮又一轮轻箭飞上了天空,遮天蔽日的向密密麻麻的包衣阿哈阵型中落下。此时那些包衣阿哈被佛朗机和斑鸠铳打得血肉横飞,后面的人纷纷拿起盾牌挡住正面,只怕击穿前面人体的弹丸又把自己给击穿了,结果防住了正面,却冷不防头顶的箭雨落下,包衣阿哈纷纷中箭,发出惨叫声倒下。

包衣阿哈的阵型进入到五十步之内,高士信也没有下令让鸟铳手开火射击,因为他仔细观察过这些鸟铳,这些鸟铳的口径太小,装药量也太少了,鸟铳弹丸重三钱,装药量理论上有二钱,但事实上装药量只有一钱五分,再装多了,这种不可靠的鸟铳就会炸膛了。

那么小的装药量,能否击穿木盾牌呢?可以肯定的说,完全不可能,所以就没有让鸟铳手开火射击,以免浪费弹药。

鸟铳手留着弹药还是有用的,一旦后金兵进入十步之内,鸟铳手糊脸射击,别说这些粗制滥造的破烂木盾了,哪怕手持铁盾,身披三重厚甲的巴牙喇兵,都能连盾带甲全部打穿了。

等到包衣阿哈们冲过了护城河,躲在女墙后面的百姓青壮纷纷给石灰瓶内灌入水,塞紧软木塞,再奋力投掷出去。

伴随着石灰瓶一阵乒乒乓乓的炸裂声,城下烟尘弥漫,滚烫的开水带着生石灰四处喷溅,脸上被喷到,立即烫起了一个大包;手上被烫到,立即红了一大片,开始起水泡。若是生石灰喷溅到了眼睛里,那么这个人就废了。

虽然说被生石灰喷溅到眼睛里,只会瞎不会死,可是一个眼睛瞎了的包衣,如果回不去了,肯定被城头下来的明军杀死,再割下脑袋去请功;就算侥幸逃回去了,老奴是没有理由再养着一个瞎眼的废物,铁定是砍了,以免浪费粮食,所以说,瞎了和死了其实也没有区别。

石灰瓶砸入包衣人群中,响起了一大片惨叫声,中了招的包衣纷纷倒下。

没有中招的阿哈们纷纷以布遮住脸,还要小心翼翼的防止石灰喷溅到眼睛里,这样就严重影响了他们的行动速度和战斗力。

前面的包衣们走动的速度慢了,后面的包衣在建州女真兵的刀子威迫下,继续往前拥挤,结果中间就出现了混乱,一大群的人拥挤在一起,自相践踏,加上城头的石灰瓶不断砸下,一时间伤亡不小。

建州女真兵以砍刀和皮鞭来维持秩序,总算是控制住了局面,让包衣冒着弥漫的生石灰粉强行冲到城下。

一架架云梯迅速搭上了城头,包衣阿哈们在后金兵的刀子威迫之下,奋力往城头爬。后面的建州女真兵拉开弓箭,不断向城头射出了一支支利箭。

建州女真兵的箭术非常准,不少百姓青壮刚刚浇下金汁,或是刚刚放下狼牙拍、夜叉檑,就被城下射来的一支羽箭夺走了性命。随着后金弓箭手精准的射箭,城头守军伤亡骤增。

“去死吧!”高士信拉开了弓箭,一支箭矢从城头女墙后面射出,一箭就射中了一名建州女真兵的眼睛,那名女真兵惨叫着往后翻滚了出去。

接着又是一支箭飞下,又一名建州女真兵被射穿咽喉,带着箭杆仰面朝天倒下。

高士信连连放箭,一口气射出了五十支箭,连续射杀了五十名后金兵。

满桂、黄得功、刀疤脸、马林等人也连连射箭,他们可没有高士信这样的技能,但是胜在人多,转眼之间也射翻了五十多名建州女真兵。不过他们几十人加起来,也只和高士信一人相当。而那些家丁和中下级军官,只能射杀包衣了。反而是佛朗机、虎蹲炮和斑鸠铳之类的火器,倒是打死了不少建州女真弓箭手。

守城的青壮和普通士兵拼命的抵抗,狼牙拍、夜叉檑一次次的落下,把一串串包衣打得从云梯上掉落下来,金汁从城头倒了下来,烫得包衣下饺子一样跌落下去。他们自己也在承受伤亡,不断有人被建州女真兵射来的弓箭射中。

攻守之战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利用前面包衣炮灰的阵亡,后金重甲步兵也抵近到云梯跟前,开始往城头攀爬了。

一名建州女真兵凭借着身上厚实的铠甲,往城头攀爬。上面的青壮倒下了金汁,这名建州女真兵举起了铁盾,挡住了劈头盖脸淋下来的金汁。接着他看到一个夜叉檑滚下来,这名建州女真兵纵身一跃,从这架云梯跳到边上的一架云梯上,躲过了夜叉檑的攻击。

上面的明军守军还未来得及收回夜叉檑,几名建州女真兵就上去砍断了夜叉檑的绳索。

后面的建州女真兵涌了上来,迅速沿着云梯往上攀爬。城头再次倒下了金汁,被那些女真兵以铁盾牌挡住,但还是有一名女真兵不小心被金汁浇到脸上身上。滚烫的金汁烫在身上,连棉甲都被烫破了,烫在脸上,立即皮开肉绽,这名建州女真兵惨叫着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灰瓶乒乒乓乓的砸了下来,在女真兵人群中爆开,石灰粉弥漫,让那些建州女真兵根本就不敢睁开眼睛。

紧接着几块大石头从城头砸了下来,砸到了一名后金兵的头盔上,避雷针头盔一下就瘪了下去,连盔带脑都被砸扁了。还有一名后金兵被砸在胸口,厚厚的铠甲也挡不住石头,那名后金兵惨叫一声,吐出一口献血倒下。

还是有人爬上了城头,却被一群长枪兵顶住,长枪虽然无法刺穿他身上的厚甲,但好几支长枪把这名后金兵顶死在女墙上。接着后面的火铳手扣动扳机,这名后金兵当即就被打得变成了浑身冒血的筛子。

第二名建州女真兵爬上了城头,迎接他的是好几杆三眼铳。这种落后的火门枪在近距离上威力还是挺不错的,手持三眼铳的明军士兵单手握住火铳,另一只手抓住火绳,就往三眼铳的火门内桶,只听到轰鸣的铳声,第二名爬上城头的建州女真兵也被打成了马峰窝。

连续爬上了好几名建州兵,无一例外都被城头的火铳手打成马峰窝。

一直没有发威的万人敌终于派上用场了,十多个带着木框的家伙从城头掉落下来,落在城下地面,打了几个滚,接着就只见火光一闪,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周围的云梯一架接一架纷纷在爆炸声中折断,正在攀爬云梯的建州兵纷纷从云梯上掉落下来。

铁钉和云梯碎裂的碎木片飞扬,城下密密麻麻都是建州女真兵,这十多枚万人敌爆炸,至少两百多名建州女真兵惨叫着倒在血泊中。

别的地段城墙上,也丢下了不计其数的万人敌,在后金军的人群中炸开。剧烈的爆炸声响起之后,白烟弥漫,无论是包衣阿哈还是建州女真兵,都是一样的结果:有些人当场被炸死,大部分的人倒在血泊中发出痛苦的嚎叫声。

其实真正被炸死的建州女真兵并不多,大部分都是重伤。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