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柒阅读 > 历史 > 阉党奸佞 > 第69章 砸花轿

阉党奸佞 第69章 砸花轿

作者:铁血坦克兵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4-04 13:33:09 来源:幻月

高母坚决不肯离开,高士信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告诉母亲说:“娘,孩儿为了月儿的事情,可能要惹恼袁千户。您若是留在这里,孩儿只担心袁千户找您的麻烦。所以孩儿恳请娘亲进京城去住,到了京城,他们就不敢来闹事了。”

“小哥儿,你不会是拉上月儿私奔吧?”高母吃了一惊。

“月儿是个孝顺的好姑娘,她也不会同意和孩儿私奔的。孩儿只是想去找张秀才,告诉他月儿已经是我的媳妇了,让他放弃。”

高母道:“小哥儿,你这不是坏了月儿姑娘的名声吗?”

“娘亲,您放心好了,月儿姑娘她和孩儿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自己也不愿意嫁给张秀才,只想嫁给孩儿,反正以后我们迟早要结为夫妻,如何叫坏了她的名声?”

“小哥儿,这终归不太好吧?”高母摇了摇头。

但是高母还是疼爱儿子,虽然她不太赞同这样做,可是她知道高士信已经下定决心了,于是她也答应离开这里,跟着孔有德进京去住新宅了。

“娘,这织布机就别带了吧?您去京城是享福的,孩儿怎么能让您织布了?”看到母亲要把家里那台破旧的织布机也搬上车,高士信连忙上前劝阻。

“干嘛不带了?反正老身闲着就浑身难受,还不如织点布,也给你们省点开销。”

高士信拗不过母亲,只要答应了。他心里想着:是不是让张永给俺娘弄个珍妮机?只要张永画一张草图,木匠皇帝肯定能做出来!但转念又一想,还是算了吧,首先,让张永弄珍妮机,那小子会不会肯定我是穿越来的,从而进一步回忆起以前的事情?要是让他知道了,那就完了。第二是,皇长孙亲手做的珍妮机,母亲敢用吗?

虽说这个母亲不是自己真正的母亲,只是这具身躯原本主人的母亲,可是原本的主人已经不在了,高士信也认可了这个母亲,那就要好好孝顺她老人家。

看着母亲乘坐的车子远去,高士信回到了自己的破院子内,拿起一根木棍挥舞了几下,他发现自己的力量变得更大了,于是走到外面,一棍子打在一块大石头上,只听到一声巨响,木棍立即断成了无数截碎木,坚硬的大石头居然被他打出一条裂缝!

次日一早,对岸的张秀才家门口张灯结彩,欢喜盈天,四方宾客来往不绝。张家的下人们一大早就便沿街给乞丐施粥,给路人派发糕点花生。

那张秀才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秀才,可是他家里却是当地的小有名气的商人,他们祖籍山东章邱,后来一家人因为从商的需要,搬到了通州运河边定居。而这位张姓小秀才也不简单,他的名字叫张士第,于天启五年考中了进士,明亡之后,又是一名识时务的俊杰,当上了咱大清的济南知府,再后来又成为咱大清山东承宣布政使司。

秀才虽小,可那也是有功名的读书人,获得了秀才功名,就是有了步入文官士绅集团的许可证了。官官相卫是文官集团的特点,自然对未来的文官系统的人也是要保护了。

所以说,普通老百姓敢殴打秀才,那可是要从重判的。一个大头兵若是敢打秀才,那就更了不得了,你武人想要干什么?想造反吗?想要推翻文官好容易才建立的美好制度吗?

高士信现在也明白了,若是他要为了出口恶气而殴打了张秀才的话,别说当锦衣卫了,恐怕京城都没有他容身之处,只能逃去关外打仗了。可是去了关外打仗又能怎么样?哪怕是辛辛苦苦立功当到了一名总兵官,文官想杀你还不是就杀了?

今天张士第的心情特别好,他早就听说了,那袁弘濬的女儿,而是通州一带出名的美人,唯一的缺点,就是个子太高了点。不过张士第倒不觉得这是缺点,其实他的审美观和高士信完全一样,都喜欢个子高,凶器够大,腰身细这样的女人。而当年普遍的审美观念是娇小玲珑,正因为袁月儿个子太高了,所以在当地老百姓心目中,对她的外貌也就降低了许多分数。

纳采,问名等等前期程序已在前几日行过,今日正式亲迎了。

傍晚时分,张家的迎亲花轿出了门,一行迎亲队伍吹着唢呐,敲着喜鼓,浩浩荡荡出了门,张士第一身红色喜袍,帽上插着双翅宫花,骑着高头大马,一脸喜庆。

袁千户家门口,蒙着红盖头的袁月儿被喜娘小心搀扶出来,背上花轿。可是没有人注意到,袁月儿的袖子中藏着一把锋利的短刀!她已经决定好了,真被送进了张家的门,她就用这把短刀结束自己的生命。其实她倒是很想先一刀结果了张秀才,再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考虑到,若是那样做会连累到父亲,所以才作罢。

士信哥哥,你会来救我吗?如果你不来,我进了张家的门,以后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袁月儿咬紧了嘴唇,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

其实在家里的时候,袁月儿已经同父亲进行了抗争,甚至骗父亲说,自己已经是士信哥哥的人了,自己把一切都给了士信哥哥。

袁弘濬当然不会相信女儿的这番鬼话,他直接叫来了稳婆,经过检查,确定了女儿仍然是处子之身。

肩膀上扛着一条铁棍的高士信从家里走了出来,迎着张士第迎亲的必经之路走去。他自己心里很清楚,走出了这一步,从此他就和读书人结下梁子了。可是这一步他不得不走,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只要还是个男人,就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夺走!

迎亲队伍已经到了袁千户家门口了,就在这时候,突然只听到一声呼呼的风声,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铁棍狠狠的砸在写着迎亲的木牌上,木牌轰然粉碎。

紧接着,站在花轿边的八名轿夫接二连三倒在地上呻吟,身子弓成了虾米,捂住腹部,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袭击者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快得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楚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士信哥哥,你来了啊!”喜极而泣的袁月儿从花轿中窜出,头上的盖头早已不知去向,装满嫁妆的箱子被她踢得纷纷从车上滚落。接着袁月儿转身一拉花轿,一根碗口粗的木杆子被她硬生生的拔了下来。

木杆子带着风声,砸在花轿上,花轿立即四分五裂。

“啊!”张士第一声惨叫,从马背上跌落下来,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身上的大红色喜袍立即变成了灰白色的。

可能是这一摔摔得不轻的缘故吧,张士第打了几个滚,爬了起来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得梨花带雨。

“什么人来这里捣乱!”袁弘濬看着女儿的婚事被人搅黄了,气得大吼。

高士信身形立稳,一把拉过袁月儿,正气凛然道:“月儿是我妻子!我不许任何人夺走她!”

一身凤冠霞帔的袁月儿站在高士信面前,喜悦的泪水一滴滴的滴落,脸上却带着美丽的笑容:“士信哥哥,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高士信还以为那张士第肯定会上来骂几句,谁知道那家伙仍然坐在地上,梨花带雨的哭个没完没了。

袁弘濬气得浑身发抖,转身大吼道:“来人啊!把这个臭小子给老夫拿下了!”

“诺!”一群家丁一拱手,手持各种兵器冲向高士信。

“谁敢上来!”袁月儿挡在高士信前面,手中的短刀从袖子中亮出,“哪个不怕死的,就尽管上来!”

说完,袁月儿转头对高士信说道:“士信哥哥,到了这一步已经足矣,我爹丢了那么大的脸,他再也不会逼着我嫁人了!也没人敢再上门提亲了,你快走吧!”

“要走一起走,你不走,我也不走!”高士信把袁月儿拉到自己身后,以自己的身躯挡住那些袁家的家丁。

袁弘濬声嘶力竭的吼叫:“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这个不孝女,还有那个勾引老夫女儿的臭小子给拿下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